ebook电子书 > 大宋山河1161 > 第7章 真叛变了?
    耿京想着:按照你的说法,咱这是要当大宋的功臣啊!你这个年轻的辛弃疾,可能还不知道要当大宋的功臣可不是什么好兆头啊。

    狄青、岳飞等人可都是一连串的反面例子。

    耿京一想到这里,又是忍不住的出神了。

    辛弃疾见状,还以为耿京被自己说动了,开始畅想得到大宋官家赏赐册封的美好场景呢。

    “节帅觉得如何?”辛弃疾问道。

    耿京闻言堪堪收回了不知道飘到哪里的思绪。

    “嗯,不错,不错,幼安所言正合我意!”

    大宋的功臣这个名头虽然有些恶心,但对于此时北方的义军和百姓来说,那个远在江南的赵构赵九依然是大宋正朔的象征。

    这号召力还是有的,最起码有一部分人还是认可的。

    耿京倒也不介意借此来壮大自己的声势。

    不过,在奉表南下之前,耿京却必须要解决将来可能要命的威胁。

    他随即对辛弃疾说道,“不过,本帅这里却是有些事情要先处理,否则,就算是派人奉表南下,也恐怕心中不安啊!”

    听到耿京如此说,辛弃疾看了看耿京的脸色,知道应该不便说与自己听的秘事,也就没有询问,而是非常干脆的说道。

    “节帅,其实奉表南下也不必太过着急,毕竟要先在军中录好各将吏的名号功绩,以便让圣天子封赏!”

    奉表南下,重要的地方就在于奉表。

    这奉表可不是简单的给ED患者赵构吹捧一番,还要把天平军义士们的名字功劳都呈报给天子,然后讨得相应的封赏和告身。

    当年宋押司拼命所求的东西,也正在这最后的封赏和告身。

    所以,这里面的准备工作还不少呢。

    将来各军将士得到什么级别的赏赐官身,就全在这奉表之前的准备上。

    耿京如此才是知道‘奉表’的更多含义。

    但是,他的心思如今却已经不在这‘奉表’上了。

    耿京在刚才的一瞬间,捕捉到了辛弃疾脸上的细微表情变化。

    正是自己没有明言的‘秘事’,可能不知不觉间让辛弃疾有了疏离之感。

    毕竟,不能分享秘密的人,如何能算知己心腹?

    在整个天平军中,耿京再信不过谁,也不可能信不过辛弃疾啊!

    要是将来自己掉了脑袋,可能就得指望他来报仇了。

    “幼安,你可知道我刚刚说的有些事情是什么吗?”耿京非常认真的看着辛弃疾。

    “弃疾不知,敢请节帅明言?”

    辛弃疾也是一肚子疑惑,耿京对于自己素来都是信重有加,可从来没有什么藏着掖着。

    “其实不过是一件小事。”耿京表情轻松的忽然一笑。

    因为氛围有些尴尬,让他感到有些压抑。

    辛弃疾见状,以为什么不紧要琐碎事。

    “节帅,何事?”

    “我要除掉张安国、邵进!”耿京脸上依旧是挂着微笑。

    辛弃疾却已经是脸色大变。

    自从他投靠耿京以来,就知道耿京仗义豪爽,对于义军上下都是宽仁相待。

    不然的话,自己身为掌书记却丢失大印,哪还有什么三日夺回的军令状,换到别的节帅手中,早就被砍了八百回了。

    “节帅,这是为何啊!”辛弃疾连忙焦急的询问缘由。

    辛弃疾熟读历代史书,知道自古举大事者,一旦内讧火并,往往都会很快走向覆灭。

    强如当年隋末的瓦岗军,也在李密火并翟让后分崩离析,让那奸邪小人王世充得了便宜。

    耿京心中知道,辛弃疾与李铁枪、刘和尚等人不同。

    李铁枪、刘和尚等人可以算是自己的‘脑残粉’,不管是什么昏招,都会积极响应自己,所以耿京可以向李铁枪等人说是忌惮张安国邵进二人,所以才要削弱他们。

    但是,对于辛弃疾这种奔着义军名头来的‘理智粉’,耿京要是以这种理由解释的话,只会让辛弃疾寒心,甚至于让这个文物双全的‘真豪杰’离心。

    所以耿京很快定下了另一个主意。

    对着一脸惊讶和不解的辛弃疾,耿京故意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然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唉!”

    “啪!”

    顺带着还拍了一下桌子,更是把痛苦和惋惜展露无疑。

    这时候,耿京才紧皱眉头开口说道。

    “张安国和邵进,这两个人暗通金狗,已经是叛徒了!”

    “什么?!”辛弃疾闻言,立刻就是一怒。

    对于耿京的话,辛弃疾深信不疑。

    如今的天平忠义军,都是耿京当初发起的,而张安国和邵进都是‘异常有活力的社会组织成员’,在加入义军后,可没有少做巧取豪夺的事情。

    对于这种‘投机分子’叛变,辛弃疾并不觉得有什么意外。

    不过,辛弃疾虽然不喜张安国邵进二人,但还是又向耿京确认道。

    “节帅,消息属实吗?”

    耿京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低沉着声音说道。

    “消息千真万确,不过,本帅却要暗中搜寻些证据,否则无法让兄弟们信服啊!”

    耿京心中想着:哪里有什么证据,只要把张安国两人的势力削弱下,然后一个出其不意把他俩拿下,到时候要什么证据没有,至于服众更是容易啊。

    最后,耿京以事情隐秘,不便打草惊蛇的借口让辛弃疾保守了秘密。

    等到辛弃疾走后,耿京不禁长长出了一口气。

    “如此这般,应该可以让辛弃疾继续对自己效力了。”

    他心中对于骗了辛弃疾略有愧疚,但是也知道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否则,耿京要是告诉辛弃疾,说自己夜观天象或者是看面相,发现张安国、耿京二人要叛变,还是杀自己,恐怕更是会被当成江湖骗子。

    耿京望着门外的天空,不禁有些焦急的想到。

    “李铁枪,刘和尚,你们可一定要快点动手啊,早点把张安国邵进二人的墙角挖塌,自己也好动手收拾这两个二五仔!”

    不知不觉,时辰很快到了晚上。

    耿京吃了晚饭之后,刚刚想着去书房再多看一些东平府周边的地理志略。

    亲兵马全福却是进来通报。

    “节帅,李都头、刘都头来了!”

    “让他们进来吧。”耿京心想,这肯定是挖墙脚有了进展,速度够快的啊!

    李铁枪和刘和尚两个人进来后,眼看着马全福关好了门,然后退了出去。

    此时两个人却都同时看向了耿京。

    “哥哥,大事不好了!”李铁枪突然一声,差点吓了耿京一激灵。

    “什么事?”耿京一脸惊讶。

    “哥哥,张安国、邵进那俩狗贼暗通女真,已经要当金人的走狗了!!!!”刘和尚咬牙切齿的说道。

    耿京闻言,更是一阵惊讶,不禁脱口而出。

    “什么,真的叛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