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book电子书 > 满级大佬每天都在崩剧情 > 第335章 我太冤了
    突然快节奏的音乐声跑出来,教室里的同学立马看向声音来源,夏至也不例外。

    白云丽扬着一张“我谁也不鸟”的厌世脸,踩着猫步,配合着音乐,从教室门口走进来。

    一开始众人都傻了,等到白云丽从教室最后再走过来,众人倒都拍起手来。

    几个平时和白云丽要好的还大声喝彩:“哇,国际名模风范!”

    教室里的人都拍手。

    夏至对白云丽微微一笑,竖了竖大拇指。

    白云丽得意的一扬下巴,这才关了手机,拿上书包回到自己的位置。

    全程两人没说过话,但那份高兴,只有彼此知道。

    上午班里进行了数学和英语的测验,临近中午前最后一节课,夏至就请假回家了,理由是重感冒刚刚好,身体不舒服。

    班主任范老师看看她的巴掌小脸,也没多问,还说池老师帮她请过假了,还能坚持来测验,真是好学生,早点回去休息好,明天再来。

    真是再体贴也没有了。

    夏至拎着书包走出校园,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坐了一辆出租车,到了县城的一个老街上去。

    很早就知道这里有几家玉石加工作坊,她随意的看了看,走进了一家。

    半个小时以后,有人拎了好几样工具出来,帮夏至放到出租车上,夏至这才回了家。

    她把买来的工具都拿上顶楼,在洛奶奶种花草蔬菜的工棚里放下了。

    然后就拿出来刚买的一块玉石,开始在上面描描画画。

    池骋在监控里看着夏至忙乎了一阵,给她发微信:【在干嘛呢,身体刚好点,快去休息吧。】

    但夏至把手机拿上来看了看,没回。

    池骋又发:【我真的不知道乔叔叔怎么知道的夏离,我没帮着他瞒你。】

    夏至干脆连手机都不看了。

    池骋在自己房间里磨牙。

    哎哟这个倔强的小丫头啊!

    自从昨天知道乔一泊来看过她以后,她就不理池骋了。

    大概心里还是以为,是池骋故意让乔一泊来的,怪池骋多事吧。

    池骋想了想,把电脑里的一份视频传输到手机里,便上了楼。

    楼上的工棚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池骋走近一看,夏至正用一个小巧的切割机,在切一块挺大的玉石。

    池骋急急的过去,一键按掉切割机的开关:“你到底在干什么?这种机器很锋利的,很危险,你哪儿去搞来的?”

    “打开。”夏至声音冰冷,头也没抬,手里还捧着那块玉石。

    池骋:“夏至,我们谈谈。”

    “打开。”

    “夏至!”

    “打开。”

    看着她微弯的、单薄的背脊始终保持着切割的动作,池骋气得很,但又不舍得再大声。

    他缓了口气,语重心长:“夏至,你不能这样让人担心,你凭什么觉得你可以做这些?”

    “凭我随时能打开你脑袋的手艺!”

    好了,懂了。

    一定是小丫头不知道在哪个世界学的,看来又是另一种满级技能,瞧瞧那玉石上的花纹线条,可真是流畅啊。

    池骋不甘不愿的按下了开始键。

    机器发出快速旋转的“呜呜”声,夏至熟练的把一块玉石调整角度切割。

    池骋干脆在一旁的椅子坐下了。

    小丫头侧脸紧绷绷的,分外严肃,仿佛他们初见时候那样的不可一世。

    池骋暗自叹了一口气,问:“你在做什么,能告诉我吗?”

    “看不出来吗?玉石雕刻。”

    池骋嘴角微微勾了勾,小丫头今天比昨天好了一些,最起码愿意对话了。

    他再次走近过去:“你很空闲?鼓捣这玩意?你要是喜欢,我帮你去买一堆回来。”

    夏至气哼哼的:“我还喜欢雕脑袋呢,你倒是去给我买一百个人脑袋回来啊。”

    “你这是还在生我气?”

    “对!”

    “我真的真的没有让他来看你,他自己来的。”

    “他自己来的还能进我的房间拿我的手机?可见你的鬼吧!”

    “你停一下,我给你看一样东西。”

    “我不看。”

    “看吧,看了可以洗清我的冤屈,不然我太冤了,会下雪的。”

    池骋再次关了切割机,把自己的手机打开,拨了几下,塞到夏至眼皮子底下。

    夏至两手抱着块玉石,腾不出手来推开,一段画面就被迫进了夏至眼里。

    乔一泊贵宾犬式的趴着,好奇的靠近飘窗上的人,再小心翼翼的伸出一根手指,抖抖索索的戳向她睫毛。

    而她,握住了那根手指。

    紧紧的。

    夏至:“……!”

    “啪”的一声,玉石掉下了地。

    池骋吓了一跳,赶紧收了手机:“你没事吧,没砸到脚吧?”

    夏至一屁股坐在递上,捂住脸。

    池骋蹲在她旁边,笑眯眯的说:“哎,他是你爸,主动握住他手,你不丢人。”

    夏至忽然暴起,压住池骋就揍:“谁让你让他来的!谁让你给他进来的!谁让你多管闲事!谁让你录下来的!”

    池骋被她压在地上,一点也不着急,咯咯笑着躲开她那并不怎么用力的拳头:

    “好了好了,都是我的错,好了好了,至至,相信我,他真的是个好人,他会是个好父亲,真的,昨天我就是发现了这一点,所以我考验考验他,你这还没看完整呢,哎哎,别打了,啊……”

    池骋大叫一声,忽然就不动了。

    夏至停了手,气喘吁吁的看着他:“喂,别装死!给我起来!”

    池骋不动。

    夏至推推他,戳戳他,他都不动。

    夏至凑近他,探他颈动脉:“你又玩什么!别以为我会放过你!”

    池骋忽然出手,一把搂住她脖子,在她额上印上一吻,又把她强硬的抱在胸前:

    “好了,别和自己过不去了。你病了,一直喊爸爸,拉住我也喊爸爸,听得我好心酸。至至,你内心是那么的渴望有个父亲,渴望到你沉醉在恶梦里都不愿意醒,不要再挣扎了,任何事,总要去做,才知道结局,你这样抗拒伤的只是你自己。”

    夏至埋着头使劲挣扎,池骋紧紧抱住她就是不撒手。

    终于,夏至把脸埋在池骋胸前,不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