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book电子书 > 重生之金融秃鹫 > 第0477章 叛徒
    “当时你二叔在解释第一次玉猪龙丢失事件时,他说当时在屋内一起把玩玉猪龙的只有小妮子和她外甥两个人,而玉猪龙丢失后,小妮子却非要怨她姐大妮子偷了玉猪龙。”

    “可人家大妮子自始至终就没有进过屋内,也从来没有见过玉猪龙,怎么可能是她偷了玉猪龙呢?”

    “所以拿玉猪龙的人肯定不是大妮子,而是当时在屋内之人,也就是小妮子和她外甥其中之一,而最后的事实也证明,的确是她外甥将玉猪龙藏在了被窝里。”

    “在第一次玉猪龙丢失这个简单事件中,哪怕是普通人都明白这个道理,那就是大妮子从来没有进过屋内,所以就不可能是她偷了玉猪龙。”

    “但是一旦到了复杂事件中,人们往往就会忘记这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道理,把事情想得太过复杂化了。”

    “就比如一直困扰你的那个疑问,也就是吴氏叔侄计划被神秘泄露的问题,你一直想不明白吴氏叔侄的计划到底是怎么被泄露的?”

    “虽然那个问题表面看上去很复杂,涉及到的方方面面众多,但是如果把那个问题的几个核心要求剥离出来就会发现,其实那个问题跟玉猪龙丢失时间有异曲同工之妙。”

    “比如说,如果我们把吴文杰和吴明昊这吴氏叔侄比作小妮子和她外甥,把秘密计划的获得者箭樱组织比作被冤枉的大妮子,而把丢失的秘密计划比作丢失的玉猪龙的话,那这两件事便就高度吻合了。”

    “四年前在制定‘外交债券’秘密计划时只有吴氏叔侄两人知道,就好像当时在屋内玩玉猪龙之人,只有小妮子和她外甥是一样的。”

    “而后来吴氏叔侄的秘密计划不胫而走,就好像小妮子和她外甥把玩的玉猪龙突然丢失了。”

    “而你现在一直把目光盯在当时并不在场的箭樱组织身上,想知道箭樱组织到底如何得知的秘密计划,不就相当于小妮子一直怪罪当时并没有在场的大妮子,冤枉大妮子拿走了玉猪龙吗?”

 &
第0477章 叛徒(第1/3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