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book电子书 > 斗罗之偷取万界系统 > 第九十章 直视内心
    清晨,阳光普照大地,温暖的气息带来了干爽和勃勃生机。万物在明媚的阳光中复苏,新地一天开始了。

    天斗皇家学院,学院高级宿舍。

    族宗经过一晚的魂力冥想修炼,在生物钟的提醒下,起床洗漱并简单吃了个早餐。

    从今天起,族宗的修炼内容会增加一项,那就是剑法。

    昨日在秦时明月世界拷贝到玄翦的剑法后,族宗回去练习了几遍,虽然几乎施展的一模一样,然后却空有其形不得其实。

    族宗忍不住发出感慨,“看来写轮眼也不是万能的啊!比起玄翦那种练剑数十年甚至把剑当做生命的剑客,自己哪怕学得再快,同一种剑法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达到他们那样的境界。”

    一个时辰的剑法修炼完成,族宗调整了一下气息。

    咚咚......

    伴随着敲门声响起,族宗嘴角露出会心的微笑。在天斗皇家学院,能这么早来找自己也就只有一个人有可能了。

    “来了。”打开院门,映入眼帘的是小舞的身影。从她神情可以看出今天她的心情很不错。

    “慢死了,小宗。”小舞不满的噘嘴道。

    族宗没有说话,直接牵住小舞的纤纤玉手。在小舞那一脸错愕的表情中,族宗将她带进了屋内。

    门窗紧锁,族宗眼眸直勾勾的盯着对方。

    小舞被族宗那眼神盯得有些害羞,俏脸微红。

    难道小宗是想要那个?不行,人家还没准备好呢!

    想到这,小舞的脸蛋更红了,就连脖颈处都染上了一层粉红色彩。

    族宗双手搭在小舞的香肩上,呼吸开始变得有些急促,目不转睛的盯着小舞。

    一时间,房间内无比寂静。只能听到彼此的呼吸声。

    “小宗,大白天的不好吧!万一有人来了怎么办,要不晚上我们再.......”小舞轻声低语道。当说到最后一句,甚至连她自己都听不清楚了。

    族宗听若惘闻,直接将小舞拥入怀中,紧紧的将她抱着。

    族宗用着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在小舞耳边喃喃道:“小舞我想告诉你一件事情。”

    “嗯。”此时小舞脸蛋红的都快滴出血来了。

    族宗道:“其实从第一眼见到你开始,我就知道你是魂兽了。”

    闻言,小舞身体一颤,下意识的想要逃离,但想到这个抱着自己的人是族宗后,便安心下来,反手抱着族宗,静静的靠在他的怀里,等待着他的下文。

    “第一眼见到你时,我有想过把你杀了,然后获取魂环、魂骨。但因为那时,我实力弱小,就算杀了你,也无法吸收十万年魂环,所以就暂时先放弃了。”

    “后来你缠了我一整天,直到当天晚上睡觉前,我都没有打消过杀你取魂环的念头。半夜,我被噩梦惊醒了,碰巧听到了你的梦话。你在想你的妈妈,从你当时抽泣哽咽的语气中,我听出你的妈妈应该已经不再人世了。”

    “那个时候起,我的心里动摇了,我放弃了要猎杀你的想法。因为我也是个孤儿,无论是之前,还是现在,都是如此。但就算如此,我仍旧没法真正接纳你,始终保持着人就是人,魂兽就是魂兽的心理。和你玩闹也是出于恶趣味心理,将你当成了一只小兔子宠物。”

    “直到你跟我回帝魂村,把我抚养长大的汤姆爷爷,将你认作了孙女。从那时起,我才真正的把你当成一个正常人看。现在回想起来,是多么的可笑,其实在不知不觉间,自己就已经无法再离开你了。而汤姆爷爷或许是因为看穿了我的心思,才将你认作孙女的,这相当于给了我一个借口。一个将你当做真正亲人的借口,或许我带着成见看你,这个出发点本就是错的。”

    “还记得我当初给过你一颗带着浓郁丹香的‘糖果’吗?那并不是糖果,而是一种名叫‘化形丹’的天地奇药。能够使魂兽彻底脱离兽身,从此拥有魂兽的悠长寿命以及人类地修炼天赋。若是你没化形重修,直接吃了的话,说不定可以直接化形成人,并且可以保留十万年的修为。”

    “我想这几年来,你也应该发现自己的身上没有魂兽的气息,并且修炼速度大大提高了吧!就连上次天斗皇家学院教委会里那那几位魂斗罗主席都没看出你是魂兽,这就是最好的证明。所以你现在不管去哪也好,再也不用担心被人猎杀。”

    “但在此之前——”

    说到这,族宗的眼神黯淡了下来。

    松开了抱着小舞的双手,后退几步,在小舞那满脸惊愕的表情中,躬身低头,伸出右手,“我来做所有的事情,让我参与你的人生吧!”

    良久,小舞都没有任何反应。族宗尴尬的摸了摸后脑勺,不敢再看小舞的脸,“是呢!明明先前还想着要杀你,突然一下子就向你告白,想想也不可能让人接受。抱歉,当我没说过!”

    一边说着,族宗就打开房门,准备出去,他要出去好好透透气。

    然而,族宗刚迈出去的脚还未落地,就被止住了。因为身后的小舞拉住了他的衣袖。

    族宗转过身看着小舞。

    小舞微微张开嘴,一瞬间想说些什么,又马上同气息一起吞了下去。然后,她紧盯着族宗,用颤抖着的声音说出与平时不同风格的话来。

    “为什么要告诉我,明明——明明不说出来——不说出来也可以的。”

    她眼睛湿润着低下头,话语间断的那一瞬间。

    族宗以他那尽可能的自大和傲慢,像以往一样的挖苦那样把脸颊抬起来,流露出仅到嘴角的笑容。

    “或许是因为我不再把你当兔子了。不,应该说,不管是是兔子也好,还是人也好。我既不想骗自己,更不想骗你。上次在索托城茶铺,竹清问我对你有没有男女之情,我当时回答了有。现在我再正式回答一遍。”

    “小舞,我喜欢你。”

    “这不是欺诈的惯用语嘛。演示的也太差劲了。竹清是不是就是这样被你骗到手的?”

    彼此以哭笑的面孔相对着,小舞将距离拉近了一步,敲打着族宗的胸膛。眼角上还坠着泪滴的眼睛瞪着他。

    “那竹清怎么办?”小舞问道。

    族宗这次没有像往常一样敷衍,伸出右手擦了擦小舞眼角的泪花,“你们都是我的翅膀。”

    小舞凝视着族宗毫无情绪的苦笑,终于犹豫不决的开口了,“你这算什么?后宫男吗?还真是个花心萝卜头。”

    一边说着,小舞低下头又敲了一下族宗的胸膛。

    虽然完全不痛,但族宗还是配合着惨叫一声。

    “啊!好痛。”

    小舞鼻子哼了一声,点了点头。然后,轻轻地将额头放在族宗的肩膀上。

    “那么余生,就请多多指教了。”

    这一刻起,两人仿佛都成长了许多。他们的心再也不会分开了。

    ps:第一更,求票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