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book电子书 > 极品医道高手 > 第25章 大婶比畜生聪明
    除了很精明之外,张佩华还很贪,当这几年村主任,原本破破烂烂的家早就翻天覆地,这时已经是四间大瓦房,家里还有彩色电视机,冰箱,摩托车也有了,前段时间还闹腾着要去买小轿车。

    大家都是农民,农耕又没多少收成,他的土地又不比别人多多少,家里却有这么大的变化,就他那点工资短短几年绝不可能让破烂的家变成现在这样儿,要说没点“特别”收入才真有鬼!

    这事乡亲们也都清楚,但也没人去扯这个事儿,主要是他很会来事儿,村里的乡亲多多少少都拿到过他的小恩小惠,这样一来自然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张叔,不太多你收着。”林铮走到张佩华身前,悄悄的将事先准备好的两千块塞进了张佩华兜里。

    “唉,你小子这是干嘛,这不是给张叔找麻烦嘛。”张佩华赶紧拒绝,手放到兜里就要把钱拿出来却被林铮给按住了,笑着说道:“没多少,就当我给张叔的买烟钱,小辈孝敬长辈,应该的对吧?”

    “唉,你小子真是。”张佩华装出一副为难的样子,作势又抽了两下钱最后也没抽出来,顿了顿说道:“这样儿,你在考虑一下,我也回去和大家伙提一提这个事,要是能给你办成了就办了,今天就这样了行吧?”

    “不急。等张叔有时间就行。”林铮笑着说道:“要是张叔能给我办成了,我在给张叔拿点买烟钱……”

    “天知地知……”

    “你知我知!”

    “等消息吧,你小子真不让人省心,闲着没事瞎鼓捣。”

    “让张叔费心了。”

    “回去吧。”

    张佩华笑骂了两句便是出了院子,转身时他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就喜欢这种事儿,手指在兜里飞快搓着钱,应该有二十来张,去城里玩个一条龙也用不了。

    “这小子要干什么?”

    张佩华抬头看了眼光秃秃的大山,脑子里画上了大大的问号,可不管从哪个方向想都觉着山上的那片地没啥用,怎么看都是赔本的买卖。

    想来想去想不明白他索性也就不再想了,这时他已经想着山顶上的这片地要多少钱卖给林铮了,只要他一句话半数村民代表都会支持他的决定,如果卖五万,他至少可以从中拿到两万块,剩下的给几个村民代表分点,然后在有模有样把剩下的钱交到村里……

    而且看林铮的意思,事成了之后还要再给他一点,这怎么算都是稳赚不赔的买卖!

    目送张佩华离开,林铮转身回了院子,这时他的脸上挂上了笑容,刚刚他还担心张佩华不收那点好处,结果张佩华没让他失望,既然收了,那这个事基本上也就没问题了。

    林铮还是很相信张佩华能力的,不收礼的张佩华是个人,收了钱的张村长就是神,天底下还有什么是神做不到的事情?

    他再次蹲在墙头上,观望着光秃秃的石桌子山,英俊的脸上挂上了一抹笑容,规划着这片地应该怎么用,有了地还需要人去耕种,总不能自己每天扛着锄头上山去中药材,那岂不是辱没了张家祖宗的威名!

    就这样儿他在墙头上蹲了足足半个小时,这时天色已经彻底暗了,原本闷热的天突然刮起了凉风,晴朗的夜空聚上了几朵乌云,又过了几分钟,久违了的雨点竟迎着月光落了下来。

    哗……

    雨点刚落,村里发生的一幕就把林铮给惊呆了,他站在墙头上能看到后边十来户人家,这十来户人家竟然同时点起了不算光亮的白炽灯,紧接着寂静的小村便是传来了一阵鸡鸣狗叫的声音。

    唉……

    林铮抬起头看了眼天,长长叹了口气自墙上跳下来回了屋子,这点小雨对于久旱的土地而言最多算是杯水车薪,盼雨已久的乡亲们又要空欢喜一场了。

    回到屋子简单收拾了一番他便是躺在了火炕上继续把玩手机,时不时的还来一张自认十分迷人的自拍,最后干脆就玩起了曾经红遍大江南北的贪吃蛇。

    要不是手机屏幕有限,以这货的手速就算是玩上三天三夜看样子也不会玩死……

    咔嚓!

    一声惊雷仿佛将天空撕开了一般,细细密密的雨点突然大了许多,紧接着噼里啪啦的响声便是自窗外响了起来,鸡蛋黄大小的冰雹砸在窗子上顿时弹飞,一块倒霉的玻璃被冰雹击碎,豆粒大小的雨点顿时被风卷进了屋子。

    “这还是杯水车薪?”

    林铮尴尬的咧咧嘴巴,心里想着自己夜观天象的本领确实马马虎虎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顾不上多想,他连忙穿上衣服在床上爬了起来,这三间破屋已经被岁月洗礼的不堪一击了,风在大一点,雨在猛一点就可能倒塌,而他很可能会成为这屋下之鬼!

    轰隆……

    一声惊雷再次撕裂天空,天上落下来的雨点越来越猛,仿佛在万丈苍穹被一只魔手操控了,天仿佛被抓出了个窟窿,倾盆大雨拧着劲往下狂泻。

    咔嚓……

    天空中银蛇交融,一声惊雷响起,小村短时间宛若白日,但瞬间又黑了下来。

    咦?

    林铮正准备转身回到屋子继续睡觉,山弯下的大树下出现了一道单薄的身影,被狂风吹打,单薄的身影在狂风中摇摇欲坠,仔细一看他瞬间皱起了眉头,这单薄的身影不是别人正是消失了两天的周敏……

    “怎么顶着雨回来了。”

    林铮又是皱了下眉头,顾不上想太多,穿上鞋子便是快步迎了出去,很快便是跑到了周敏身前。

    这时周敏已经被雨水浇湿了,雨水顺着精致的脸蛋流淌,一袭长发湿漉漉的披在后背上,整个人看上去狼狈的很。

    “周姐,怎么还赶着雨回来了,我帮你。”说着,林铮便是上前一步接过了周敏背在肩膀上包裹。

    “我回来了。”包裹递给林铮,周敏努力挤出来一点笑容,随后脚底下一软直接倒了下去,幸好林铮反应的够快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这才扶住她,然后将手里的包裹放在地上蹲在了地上,“上来,我背你回去。”

    “林铮,我离婚了。”贴在林铮的后背上,周敏喃喃的说道。

    “是好事。”

    林铮苦笑着点了点头,背着周敏快步往回走,他能感觉到趴在后背上的女人一直在哆嗦,而且身上已经被雨水冻透了,特别是贴在他脖子上精致修长的手冰冷的很。

    “是好事吗?”周敏脸蛋贴在林铮的后背上,美眸缓缓闭上两行眼泪顺着脸颊落了下来,“林铮,我要走了。”

    “别乱说,能去哪儿啊。”林铮笑着说道。他加快脚步进了屋子,等他在和周敏说话的时候,周敏已经沉沉睡了过去。

    唉……

    看着躺在火炕上的周敏,林铮长长叹了口气,这个漂亮的女人才刚刚二十六七,嫁到任何人家都会被捧着被宠着,可惜,事与愿违,本该被宠着爱着的女人却落到现在这步田地。

    在柜子里抽出来一套被子给周敏盖上,林铮便是去了另一个房间,他一个大老爷们倒是没什么,却不得不考虑周敏,寡妇门前是非多,让周敏在家里过夜已经很破格了,要是被人看到定然会被指指点点。

    “她要走了?去什么地方?”

    坐在火炕边上,林铮想到了周敏说的话,可前思后想他也没想出来个所以然,但有一点让他觉着奇怪,自从前几天那个叫沈林的背头哥来了之后,周敏就有点不对劲儿。

    看上去有点心不在焉,偶尔还说一些奇怪的话,另外,沈林才走了一天,周敏就去县城去办离婚,如此反常让他更摸不到头脑。

    难道……

    林铮突然锁紧了眉头,脑子里生出了一个很大胆的想法,忍不住弯下身子伸出头向隔壁屋子看了一眼……

    -----

    突如其来的大暴雨宛若无情的侩子手,没给穷苦交迫的乡亲带来任何希望,而是无情的挥下了砍刀斩断了乡亲们仅有的一点期待。

    北方七月,农作物刚刚爬起来却被鸡蛋黄大小的冰雹狂砸了近半个小时,下起小雨那一刻对农民而言是天堂,当雨中带上冰雹那一刻地狱的门已经悄然打开,老百姓面临的是望不到边的黑暗。

    “多喝点汤驱寒。”林铮坐在炕沿边儿看着周敏笑着说道:“昨晚你差点被水冲走,幸好有个英雄从天而降救了你!”

    “长了翅膀的英雄?”周敏抿着嘴白了他一眼:“我看像蝙蝠侠。”

    “是充满正义感的蝙蝠侠?”林铮打趣道。周敏的表情太好看了,特别是那双眼睛,被她白了一眼,心里的花儿悄悄绽放了,像是春天的雨露那般清甜。

    “像乌鸦。”

    “英俊的乌鸦?”

    “美得你。”

    周敏脸蛋红了,又喝了几口红糖姜汤,身体暖了心也暖了,默默想着如果这一天永远都不要过去该有多好。

    周敏在家里呆了一小会儿便是顺着后墙离开了,走的时候又说了两句奇怪的话,这让林铮的头上又多了一层雾水,隐隐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究竟怎么回事?”

    无奈的摇了摇头,林铮便是向后山走去,和杨军虎牛忠喜几人约定的时间也快到了,在这之前他要把药丸调配出来,需要去山上采摘一点草药。

    “林铮,这是干什么去?”林铮刚一上山,赵蓉挎着筐迎面走了过来,上下打量他两眼,问道:“这两天我就看你一直往山上跑,摘那些花草干什么用啊?”

    “喂猪。”

    林铮随口回了一句,他对这个赵蓉没什么好感,这女人和他母亲一直唱对台戏,看他恨不得都要按在地里,打心底就没瞧得起他,但碍于一直没撕破脸皮又同村住着,见了面偶尔也会打声招呼。

    林铮就是这么个脾气,别人敬他一尺他会敬人家一丈,谁要是向他龇牙咧嘴,那他会用铁拳相对!

    “喂猪啊,你们家有猪嘛?”赵蓉撇了撇嘴,假装开玩笑道:“那些花草人吃了也药不死,让李嫂子回去多放点油,遮遮草味也能吃,现在粮食多贵,是吧?”

    闻言,林铮稍皱眉头,但很快他便是笑着点了点头说道:“这花草都是给畜生吃的,赵大婶还知道多放油,看来大婶比那些畜生强得多,要不我多摘点给您送去?”

    “你!”赵蓉脸色一变,气的直跺脚,“小王八蛋,你说谁是畜生?”

    “你猜!”

    笑了笑,林铮举步向大山深处走去,他知道这样回答赵蓉会更生气。

    “小王八蛋,你给我站住,把话说清楚再走。”赵蓉怒了,手里的篮子往地上一丢双手叉腰就要开干。

    在这小村从来都是她骂别人的份儿,什么时候被人骑在脖子上拉屎了?就是几年前村中的泼妇王者马贵荣见了她也要退避三分,这个狗娘养的凭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