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book电子书 > 极品医道高手 > 第5章 神医啊神医
    伴着一声碎响,驾驶位车窗被林铮砸碎,很快,一个中年人便是被林铮在车中拉了出来,紧随其后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太太也被他拉了出来。

    “林铮。快点上来。”

    看着林铮拉着老太太在水中出来,周敏的心悬在了嗓子眼,大声呼喊着,同时在一边找了根长长的木头棍子给伸了下去帮忙。

    就这样儿,几分钟之后几人便是上了岸,看着被水吞没的小轿车,林铮暗暗松了口气,在晚一点点必然是车毁人亡。

    “娘。你怎么样?”穿着西装的中年人蹲在老太太旁边急切的问道。

    “我,我这胸口闷的上不来气,让我靠一会儿。”老太太脸色惨白,靠在桥墩上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娘,你要不要紧?”中年人一脸紧张。

    “这把老骨头要散架了,就是喘不上气来。”老太太拍打着胸口,“儿子,娘上不来气要不行了啊。”

    听老太太这么一说,中年人更慌乱了,竟然忘了和林铮周敏道谢。

    “老太太是心脏病突发,让她靠一会儿!”

    正当中年人不知所措,林铮上前一步干脆的说道:“人老了,各个器官衰退,在水中严重缺氧导致心肌缺血,有可能会出现心梗!”

    “心梗?”中年人吓了一跳,“兄弟。这怎么办?”

    “有速效救心丸吗?”林铮问道。

    中年人在老太太兜里找了半天,随后无比沉重的摇了摇头,“在车上被水冲走了!”

    中年人说完便是四处张望了两眼,这里距离天山县城差不多还有十里路,路边还没行人经过,想买药只能去县城,来回最快也要二十分钟!

    林铮看出了中年人的意思,摇了摇头说道:“进城来不及了,老太太的情况很紧急,就算买药回来也会错过最佳治疗时机,不一定能奏效!”

    “那怎么办……”

    “让我来试试?”

    林铮无比严肃的看着中年人,老太太的情况确实非常严重,他要是不出手帮忙后果不堪设想。

    “你?”

    中年人诧异的看着林铮,上下打量他两眼,这个年轻人长相很英俊,却不怎么像医生,怎么能把自己的老母亲交他,这未免也太冒失了一点……

    “儿子,我上不来气了。”老太太虚弱的说道:“就让他来吧,治不好就死了算了……”

    见老太太的情况愈发紧急,中年人深吸了口气说道:“小兄弟。你懂医术?”

    “略懂一点!”林铮很谦虚的说道。他心里默默想着,拥有神农百草经还不算有医术,那天底下还有谁懂医术?

    当然,他心里这么想嘴上却不能说出来,做人一定要低调一点,凡是都有个万一,一旦看不好岂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

    “那就拜托兄弟了。”中年人说道。将自己的老母亲交到一个陌生的年轻人手里,他自己都觉着有些荒唐。

    “我尽力!”林铮重重点头。

    第一次给人瞧病,身怀无上医术秘典他内心依旧有些紧张,毕竟这是头一次还是给人看病,神农百草经究竟如还是未知数!

    见林铮走到老太太身前,周敏有些紧张,她可从来没听说林铮会什么医术,一旦没能把老太太看好,没准好事就会变成坏事,人心隔肚皮,一旦这中年人翻脸不认人就惹下大麻烦了!

    于是,她悄悄拉了拉林铮的胳膊,“别乱来,人命关天的大事……”

    “相信我。”

    林铮知道周敏想的什么,他自信的笑了笑举步走到了老太太身前,“大哥。麻烦扶老太太坐正了,别耽搁时间,快一点。”

    中年人不明所以却也不敢怠慢,赶紧按照林铮说的去做将老太太扶正,而在这时林铮已经站在蹲在了老太太身后,宽大的手掌按在了老太太的后背上……

    只见他嘴角微微一动,混元之法便是再次运转灵气凝聚于掌心之内,下一刻他的手掌便是在老太太的后背上轻轻敲打起来,力道看似绵柔,灵气却已经渡入老太太的身体之中。

    灵气进入体内迅速疏通心脉血管,他拍打了十几下,老太太呼吸已经匀称许多,脸色也恢复了一些。

    “可以了!”林铮收手说道:“老太太闭上眼睛,平心静气不要胡思乱想!”

    “可以了?”

    中年人和周敏几乎同时出声,一脸错愕的看着他,本以为要折腾一会,却没想到他竟然轻描淡写的在老太太的后背上拍打了几下就完事了……

    这也太简单了吧……

    时间可以解开任何疑问,几分钟转眼即逝。

    “中华,我好多了,这口气总算是上来了。”老太太拍了拍胸口长长的舒了口气说道:“儿子。是这个小伙子救了咱娘俩,还不快谢谢人家……”

    一看老母亲气色有所好转,中年人大喜过望,连忙转身看向了林铮,“在下何中华,救命之恩无以言表,请受何某一拜!”

    林铮连忙上前拉住何中华的手臂,“何大哥折煞林铮了,区区小事怎么能行此大礼……”

    “兄弟此言差矣,你不顾自身安危救我母子二人岂是小事?”何中华激动的说道:“若不是你,我和老娘都被水冲走了……”

    “中华啊,咱不能口头上感谢人家小伙子,去给小伙子拿点钱。”老太太在一边提醒道:“要多拿一点,救命之恩大于天啊。”

    “妈。我知道该怎么做,您老人家先歇息一会儿。”何中华看向了林铮,尴尬的说道:“林铮兄弟,大哥身上的东西都在车里,这钱……”

    “何大哥不必客气,我救你们不是为了钱。”林铮连忙摆手,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救了人收点钱倒也没什么不应该,但他的初衷却不是为了钱,完全是为了救人……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这也算是给自己积德了!

    “我知道你不是为了钱,但大哥不能不表示一下。你看你为了救我们娘俩手都伤了。”何中华连忙拉住林铮的手。同时,他对林铮的好感倍增,这样一个有医道有德行又不贪图钱财的年轻人,实属难得。

    “我真不是为了钱……”

    林铮苦笑着摇头,继续说道:“何大哥的身体也不太好,要多注意保养,肾功能已经不全了,不加以控制发展进程会很快,尿毒症迟早会来……”

    “啊?”

    何中华错愕的看着他问道:“林兄弟,你怎么知道我有肾病?”

    “这不难看出来!”

    林铮十分自信的说道:“你的眼睑明显浮肿,身体也虚,如果我没猜错脚踝也有浮肿迹象,小便有血还有蛋白,方便完马桶内应该还有很多泡沫吧?”

    “林兄弟,这这这……这你都知道?你真是神医啊……”何中华像是看怪物一样看着林铮,拉着他的胳膊说什么也不松开了,这简直就是活宝,说出来的病情简直和他现在的情况一模一样。这些年为了这肾病他寻遍了名医,钱没少花病却一直不好还在恶化,而今天似乎碰到了神人……

    “何大哥过奖……”林铮谦虚的说道。

    “唉,兄弟你真是太谦虚了。”何中华深吸了口气问道:“兄弟,我看你医术医德了得,说实话我这病还有的治吗?”

    “这不好说!”

    林铮顿了顿说道:“你的病程太长,即便能治好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况且,我现在手里也没有相匹配的药。只能配好药边治疗边观察,不过还是有些希望……”

    一听有希望,何中华激动的语无伦次,“兄弟,那,那能不能现在就给我看?”

    “中华,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你让人小伙子现在拿什么给你治病?”老太太打断何中华的话,起身走到林铮身前突然跪了下来,“小伙子,大娘谢谢你的救命之恩,要不是你,咱早就下阎王殿和那个死鬼重逢了……”

    “大娘你快起来,这我怎么能受得起啊……“林铮吓了一跳,连忙上前拉人。

    “你受得起。”

    老太太十分严肃的说道:“大娘这一拜不全是为了自己,还有我这儿子,大娘看的出来你是个了不起的医生,还请你给我儿看看病……你要是不答应,大娘就不起来……”

    看着老太太跪着不起,林铮有些为难,让老太太跪在这里不是那么回事,答应下来还不是那么回事,给何中华瞧病他也没把握,看好了皆大欢喜,看不好等于自己打了自己的脸,何况他和这母子二人也不熟悉,这趟浑水能不沾还是不沾的好。

    “林铮……”

    周敏拉了拉林铮的衣服袖子,有点担心他一时头脑发热做出错误决定。

    “大娘。我也想给何大哥看病,只是我……咱们起来说话。”林铮苦笑着说道。自己这是犯的哪门子贱,非要找这么个烫手的山芋。

    “小伙子,你要不答应我不能起来,你就当大娘我倚老卖老了。”老太太说道:“大娘给我磕头求你了还不行吗?”

    “大娘,您这是做什么……”林铮连忙说道:“我答应您还不行吗,您快起来……”

    “真答应了?”老太太再次问道。

    “答应了。”林铮无奈的点了点头。心里默默想着,自己不答应能行吗?

    见林铮点头,老太太这才愿意起来,看了眼病魔缠身的儿子似乎看到了希望,摸了摸兜子没找到现金,索性将手腕上戴着的大金镯子摘了下来。“小伙子,这个送给你媳妇,嫌款式老就去城里金店换换,这东西不贬值花点手工费就行……”

    “不不不,大娘您误会了,我们不是两口子。”林铮连忙拒绝,“这金镯子我们也不能收,太贵重了……”

    “林兄弟,你收着,钱财乃身外之物,你救了我们娘俩,一个金镯子比不上两条命。”何中华说道:“老太太都摘下来了,你不能让我们在拿回来,赶紧收着。”

    盛情难却,林铮拒绝了几次拗不过这娘俩,没办法只能收下,沉甸甸的金镯子能值多少钱他不太确定,但他能确定这东西绝对不便宜,当然,他也知道什么叫无功不受禄,这娘俩心里想的什么他岂能不清楚?

    “小伙子,留个联系方式,等我们回去有时间去拜访你……”老太太说道:“到时候你给中华看看病,大娘一定有重谢,你看行吗?”

    “重谢就不必了。我会尽力!”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又收了人家这么重的礼岂能不帮忙,林铮尴尬的说道:“我没有手机电话,何大哥想要找我可以到石桌子,我家就住在山弯下边儿……”

    “好好好,等我忙完了就过去,看来我这病有希望了。”何中华激动的对着老太太说道:“妈,咱们过几天就去,林兄弟的医术确实了得,我这病是真有希望了啊。”